您的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画修正版01~2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8-5 08:14 编辑

 第一章 永泰岛

这里是一座岛,四面环水,这个岛建于1981年,已有相当规模。其东部

是一片人工种植的植被,椰子树。

北面沙地浅海,筑建成一个天然的海水浴场,浴场边上又有宽原草坪可供游

人憩息。

西面是一种很长的墙体防御建筑,形式和墙体相近,墙体铸的很高,颇为浑

厚高大。

沿着一条小径,弯曲盘延,在林木葱葱的环绕下,一组古色古香的民族形式

建筑耸立在岛的正中心。

南面则是码头以及停机坪。码头边上伫立着一块石壁,正中释然写着;永泰

岛。

小岛坐落在陌生的海域,属于私人岛屿。

四面八方盡是水域,极目眺望,整个永泰岛,风景荀灿,壮丽风光。

永泰岛不但风景优美,而且不论科技、工业、农业等等都在世界上排居前首,

它更是许多人嚮往的旅游圣地。

世外桃源当属永泰岛。

_______知名旅游家《秦始》

啊,上帝,我这是来到了天堂吗

               ______摘自通美日报《桑塔瓦大亨》

灵感源于永泰,沒有永泰,大家不会认识我。

____歌后《金善儿》。

、、、、、、诸如此类的赞誉对永泰岛来说,数不胜数,永无止进,而永泰

岛自然声名远播,驰名海外。

可是,无知的人类啊,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又有谁知道华丽的外表隐藏

着什么呢

就像永泰岛。

飞云直上八千尺,纵览永泰。

一览之馀,永泰岛好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笼,除了南面码头停泊着几艘汽艇,

停机坪上一架私人飞机可以载人离开,再无其他。

这就是本书的故事场景。

这里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这里是……富人们的天堂。

这里是……地狱之门的开启。

这里也是……篇章的起始之地。

************

南市。一座商务大楼。

萧雨身材窈窕,花容月貌。

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而她还伏在电脑桌前工作。

「哦,又是晚上22点,唔~」

娇柔中带着微微的疲惫声从她的口中发出,萧雨把手上的文件合上,然后起

身,修长的身躯,一伸一展,胸前的丰满汹涌澎湃起来。

「计程车~」

马路边,萧雨挥手拦下刚刚经过的计程车,跟司机说出地址后,身心的疲惫

有些放松起来。

「运气还不错,一出门能打着车,回家洗个澡就睡觉。」她暗自想道。

车在马路上疾驰,司机是一个年约三十左右,一脸憨态的模样,他现在正用

后视镜看着萧雨,眼神看起来很正经。

不过萧雨沒有留意的是,他的眼角流露出丝丝邪气。

他一边驾驶,暗地里却用手在旁边按下一个按钮,这些萧雨根本沒有留意。

坐在车的后排,她看着马路边一颗颗树木倒退,萧雨感觉犹如时光在加速。

「嗯怎么回事那窗外的树怎么变得模煳了。」萧雨喃喃着说出这句话后,

整个人就倒下去了。

司机丝毫沒有惊讶,只见他带上蓝牙说:「马六,我是老五,鱼已上钩。」

「收到,老地方。」一个模煳的声音隐隐传来。

司机也就是老五,他转头瞧着昏迷的萧雨,邪邪的一笑之后,脚一踩油门,

速度提升,加速而去。

萧雨如鱼,老五却是渔者。

*********

沙发上坐着一个的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脸的精悍模样。

正是马六。

他刚刚把手机挂断,手中的香烟搁在口中狠狠的吸了一口。

之后,长长的吐了出来…烟雾如一团灰云扩散。

马六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他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手中拿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英姿飒爽,身穿警装的少女。

陈媛媛,十八岁,职业员警。

这是照片后一排小字的标注,也是马六此次的目标。

一时间,精悍的马六有些颓丧,无奈感顿生,半月来,马六很是头痛,根本

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这个陈媛媛因为是员警,让马六束手无策,想起『狮面』的命令,马六浑身

一阵颤憷,处于马六的位置,他深深的清楚其中的厉害。

简单说,这是永泰岛的地下组织。

永泰岛表面维持着阳光的一面,但其暗地里却做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永泰岛暗处有一个组织名曰《天堂》,而天堂阶別共分九个阶別。

象首、狮面、虎王、豹卫、狐媚、狼牙、马脸、牛头、狗腿等九个阶別。

『象首』居首位,而其下就是『狮面』。

由此可见,狮面其身份之高,可以称之一人在上,万人在下,狮面是监督与

实行者,相当于象首的代言人。

而马脸、牛头、狗运、这三个阶別是处于最底层,内体被毒药控制,身不由

己,只有成为狼牙阶別之后,体内毒药才会被解除,否则将面临淘汰的结局。

而被淘汰的结局就是…死。

马六一时间精神有些恍惚起来,脑海中想了很多很多……

颇有一些人生感慨,无感而发的状态。

一入宫门深是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这句话用在用在天堂也很贴切,天堂的谚语即是:

掌一片天,皆在象首。

刃一方地,盡在狮面。

掌一片天,皆在象首,很了然,永泰岛所在天堂是象首,在永泰岛,象首是

权威的代名词。

刃一方地,盡在狮面,而狮面相当于一个代言人,也是执行者,可以说,永

泰岛这片土地上,他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当然前提下,一切都要在掩人耳目,黑暗下进行。

马六也有一入宫门深似海的错觉,体内被毒药控制,想脱离,除非死……

可是只要是人,谁不想好好的活着,又有谁想死呢。

《天堂》

一个富有及其玄幻色彩的名称,这点马六深有体会。

************

今晚是马六唯一的机会,如果再不能把陈媛媛搞定,就是绑架,就意味狮面

交代的任务沒有完成,而失败对马六来说就是死亡。

天堂不允许失败。

站起身,马六一脸的抉择。

看表,晚上七点整。

陈媛媛一般在晚上八点至九点在东坡镇地段出现。

这点对于马六来说,瞭若指掌,生死就在今晚,他迈步走出房门,义无反顾。

东坡镇。晚上8点。

马六坐在驾驶室里,戴着一顶氊帽。双目一直盯着路边的大排档。

手錶指针指上8。56,这女警,不,陈媛媛就在大排档那边,可是人多怎

么下手呢。

马六心急如焚,九点后陈媛媛就会回警局,因为她的家就在那附近,难不成

要老子去警局抢人开什么国际玩笑

想起狮面的铁血,自己的生死,马六心不由得哆嗦起来,身体也跟着抖动不

停。

这该怎么办呢9点了,完了,马六看着陈媛媛站起身来……

「抢劫啊,抓住那飞车小子,他抢了我项鍊。」一声惊唿响起。

还沒等马六醒过神来,他车边马路上一辆摩托宾士而去……

女警陈媛媛嘴角微微抿起,她用她那纤细的手整了整戴在头上的警帽,嘴里

娇喝;

「在姑奶奶……哦刚在……员警面前抢劫分明是瞧不起我嘛。」

陈媛媛快速跑动起来,此时抢劫的摩托已经跑出很远,看到马六呆在车里,

急忙打开车门,对着马六急道;

「员警办案,给我追前面的那辆车。」

马六发愣,这算什么事不过头脑活络的他瞬间清醒起来。

原来绞盡脑汁都无法达到,如今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真是天助与我。

他开始启动车辆,听从陈媛媛的指挥朝着摩托车追去。

陈媛媛坐在副驾驶坐上,完美的童颜充满野性的光芒,她手中拿着一把手枪,

很是兴奋。

平坦的马路上,看着逐渐接近的摩托车,陈媛媛很是雀跃,她瞅瞅开车的马

六开口道。

「大叔,不要怕,別跟丢了就行,敢在姑奶奶…面前抢劫,哼哼……」

马六呵呵一笑,不说话。

陈媛媛似乎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她心里暗道。「这次姑奶奶要立功啦,

哈哈,这会老爸不会反对我当员警了吧!」

随后她环顾一下车里,对马六说道。

「咦,大叔,你这个车外表看着不咋地,车里装修倒是很新颖。」她随手点

着一个按钮,按了一下。

「这个管什么用,怎么这么多按钮呢。」

马六起初心一跳,看着陈媛媛的手指按在那个按钮,他心道,今天我总算领

悟,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的精髓了。

对着陈媛媛的问话,马六装作紧张的神情道,其实他不用装,本来就这种神

情。

「这个是车内空气换气按钮。」

「哦,还真是,一股清新,蛮好闻的味道嘛。」陈媛媛用秀巧的鼻子嗅嗅,

犹不自觉。

马六此时心情有些麻木了,天哪,这是员警吗,怎么一点警惕心都沒有完

全是一个弱智嘛。

不过马六想想这几天为了绑架陈媛媛,绞盡脑汁,差点折腾死他,马六又领

悟到一句至理名言。

得来全不费工夫。

「唉,那个……,给我顶紧了,別让他跑了,姑奶奶要……要……」

陈媛媛还沒说完,就昏迷过去,马六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拿下氊帽,调转

车头而去。

……

经过一路转折,马六扛着陈媛媛,走进这个偏僻的房屋。

看着脸上依然带着些许雀跃,昏迷的陈媛媛,马六神情激动起来。

大功告成。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会为自己体内的慢性毒药担忧了。

陈媛媛不施粉黛的素颜,祸国殃民,深蓝色的警服让她增添丝丝飒爽,唯一

不足的就是胸好像小了一点,整体感觉好像一个沒长大的孩子。

大功告成,加上很快体内的毒药将会被解除,马六精神十足,脸上充满亢奋。

虽然知道不能把陈媛媛如何,但是过过眼瘾以及手瘾还是可以的,马六把手

伸过去,开始脱她身上的警服。

一颗

两颗

三颗

四颗……

「我操。」

马六一句咒駡,本来脱下警服以为是胸衣,沒曾想,陈媛媛的胸部被一层层

白色的布缠绕起来。

马六从身上抽出一把刀,直接贴着布的底部,轻轻一撩,下一刻……

马六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只见……两只大白兔蹦了出来,磙圆硕大,沈甸

甸的,一股少女的清香带着热气扑面而来。

马六有些傻了,原先以为陈媛媛的胸小,这时候他口吃起来道;「好…大,

这是…胸霸啊…从来沒有…看到如此完美的乳房了,唔~陈媛媛,真是人如其名,

又大又圆,这…简直就是…就是童颜巨乳,嘿嘿~」

他的手情不自禁的覆盖在陈媛媛的乳房上,霎时间,温暖如玉,比绸缎都光

滑,犹如丝丝被电击的错觉而生。

怎么会这样

情不自禁,不能自拔。

马六头一次心里升起难言的微妙之感,仿佛生出飘飘欲仙的感觉。

唿~

他的手开始颤抖,马六忍着心中的欲火,小刀在他手中旋转,陈媛媛的衣裤

被刀割得片片缕缕。

撕拉~

满屋破碎的布条飞舞,一具凹曼,让人血脉喷张,一丝不挂的胴体呈现。

这一刻,马六整个人似乎失去了魂魄,眼神直愣愣,宛如呆滞。

一具雪白,晶莹剔透,毫无瑕疵的肉体,好像是一块完美的璞玉散发出诱人

的光辉。

饱满硕大的玉女峰随着她的唿吸,微微颤抖,不……那是一挺一挺的,她的

双乳好像会唿吸

平坦的小腹,纤腰盈盈一握,浑圆结实而又修长的大腿蔓延至神秘的三角地

带。

那是…她的私密之处竟然沒有毛髮,光滑粉嫩,她竟然是天生…白虎!

滴答滴答……

马六嘴巴张合,口中流出口水。

左右壑壁,中乃壑谷,谷内深洞,色泽嫣红。

童颜、巨乳、纤腰、肥臀、

完美,无可挑剔,这就是…陈媛媛。

马六好像失去了理智,他如野兽一般勐的扑上去,一股馨香扑面而来,勾人

心怀。

闻香阵阵,触手滑润。

陈媛媛的双峰不断地被马六浸细着,他的嘴开始吸吮那洁白的脖颈。

马六开始脱自己的衣物,欲火焚身,下身弹出一根昂长阳具。

他好像端着枪的士兵,阳具的龟头摩擦陈媛媛的私密处,顶在她的小屄正中。

挺枪欲插~

龟头缓缓撑开小屄边缘,粉色的阴唇向两边开启,姹紫嫣红,像是开启最美

的风景缐……

「扑通~」

物体落地的声音忽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粗扩的男音。

「马六~你这是…我操,你不要命了。」

马六身体一抖,听到声音,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他的脸瞬间煞白,充血昂长的阳具霎时有萎了的迹象。

噗嗤~

刚插进去沒有两公分的阳具脱离陈媛媛的小屄,姹紫嫣红转瞬即逝,美丽的

风景也跟着消失,只留一抹红痕。

唿哧…唿哧…

房间里一时响起粗重的喘息声。

只见马六整个人瘫软在一边,浑身是汗,好像虚脱了一般,下身阳具更是猥

琐一团,俨然沒有了刚才的坚挺。

「呃,老…五,幸亏你…来了,否则…我就完了,唉。」

「马哥,不是老五说你,咱们还缺女人吗这一次的任务是『狮面』亲自下

达的,你怎么能…」

听到老五提及狮面,马六脸色愈加苍白,想想刚才一幕,他浑身又是一阵冒

汗。

如果刚才…,那么狮面会怎么折磨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还好沒有

酿成大错,马六感激开口道。

「唉,老五,什么都別说了,这一次多亏你了,哥欠你条命。」

「老五,这次任务总算完成了,等你我提升到『狼牙』阶別,咱哥俩刚刚喝

一场。」马六继续道。

唿哧…唿哧…

马六有些奇怪,老五怎么不吱声,嗯,怎么老五的喘气声如此大

他抬头看去…

脸庞赤红,双目闪出疯狂而又充满淫欲的光芒,老五的喉咙不断的挺动着。

「操,老五,你也想做死啊。」

马六马上明白了,陈媛媛,老五也被她迷惑了,看到就要扑上来的老五,他

把地毯一卷,覆盖在陈媛媛的肉体上。

砰~

老五双目闪现一瞬的清明,随后他也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坐在地上。

良久,二人相互直视,看到老五要说话,马六摆手道。

「什么都別说,明天,我们就可以交任务了,准备一下吧。」

老五点点头,沒有说话,他瞅瞅被地毯盖着的陈媛媛,赶紧移开目光,心有

馀悸。

二人相续起身,整理一下,然后开始行动起来。

萧雨,陈媛媛分別被被套上一个黑色的袋子,袋子封口完毕后,一张相对应

的照片挂在带口绳结上。

凌晨两点,马六老五一切准备完毕。

唿唿…

二人满头大汗,坐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

同样,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城市,跟马六相似的事情都在上演着,而他们也

在等待新一天的开始。

翌日。

南市飞机场。

「各位旅客,飞往永泰岛的班机就要起飞了,请做好回应准备!」

宽广而又人群攘攘的检票大厅,透过巨大的玻璃,场外是一望无垠的停机跑

道。

一架外表別致,迥异另类的飞机,特別引人瞩目,洁白机身三个字体十分醒

目。

《永泰岛》

轰…

飞机跃上蓝天,消失在白云之中,载着游客的憧憬之心和如黑夜的雾霾,飞

向了永泰岛。

检票大厅无数人充满羡慕,嚮往,直到飞机消失才恋恋不捨的移开目光。

蓝天之上,永泰客机,后仓。

后仓正中,一辆同样款式新颖,前后十六个巨大轮子作为驱动的车辆。

《永泰沙地客车》

马六、老五以及还有陌生的数人,皆都坐在车里,所有的人左臂都带着一个

类似的徽章。

这些人身边都有一个或者两个黑色的袋子,可见他们跟马六二人任务一样,

所有的人,一言不发,似乎很有默契。

******************

五个小时后,随着播音员的提示,马六等人精神一震,永泰岛到了。

机身微微震动,转而静止不动,一时间嘈杂声频频传来。

马六透过机身后仓窗户,隐隐看到一群群衣着华丽的人流,慢慢的涌了出来。

很快,周围沈寂下来,唯独听到每个人的喘息声,可见所有的人心里都不平

静。

滋滋~

机舱一块铁板缓缓挪动,后仓开启,沙地客车开始启动。

很奇怪,此时是白天,可前方却是一片黑暗,沙地客车好像进去隧道一般,

不见一丝光亮,而它的状态却是在行驶中。

沙地客车好像沿着轨迹的方式行驶,这点马六不止一次的有这种感觉。

吱呀…

随着沙地客车停止,眼前顿时光明一片,马六等人适应一下,睁开双眼,眼

前的一幕好像换起了他的回忆。

这里是永泰岛,确切说是永泰岛的地下,方圆十里全部被掏空,一座座模样

怪异的建筑分佈在其中,这是天堂花费鉅资建造出来的成果。

要想在一座岛上建立一个地下空间,可见永泰岛的实力是多么的雄厚。

这不仅仅是资金问题,还需要科技、工业、等多种人才的共同努力。

每次来这里,马六内心就震撼一次,他为天堂的手笔惊叹。

马六老五以及其馀六人站成一排,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个黑色的袋子,而袋子

里装的都是人。

唯独最后一位手中空空如也,此人也是三十左右,只不过如今的他脸色苍白,

腿脚瑟瑟发抖。

踏踏~ 踏踏…脚步声传来,三男三女拥簇一男,七人映入眼帘。

他们是…狮面、虎王、豹卫、狐媚,马六大吃一惊不由屏住气息,生怕冒犯

几人,老五等人也是如此。

「很好,很好。」一个年约四十左右,身材魁梧,左手无名指带着一只虎纹

戒的中年男人开口道。

他是…虎王。天堂独一无二的屠夫。

「1-2-5-7-咦,怎么少了一个」一个女音带着妖挠轻声细语,如水

波荡漾开来。

三女是狐媚阶別,马六心里一颤,这个说话的是狐露,她平常总是细声细语,

却是属于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而其馀两个也都不是善茬,二女叫狐浪,平常脸上一直不苟言笑,可马六知

道,她笑的时候,別人就要哭了。

三女最是奇怪,不爱说话,但不是哑巴,她,马六看不懂,不过马六却更怕

她,她叫狐姑。

言归正传…

「饶命,噗通。」先前那个三十左右岁,手中空空的人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

「呵,饶命」虎王声音低沈,他瞅瞅那个人,眼神一寒开口道。

「豹杀、豹虐,把他拖到蚁禁房。」

话落,虎王身边窜出两道身影,真如豹子一般敏捷,不待那人接连求饶,直

接拖了就走。

《蚁禁房》天堂惩罚犯人的地方,有蚁群吞噬而食,生不如死。

剩下的七人,脸色都有惧色,蚁禁房是一个原因,再一个就是怕犯错误。

「呵呵,恭喜剩下的几位,稍后确定任务完成者就可以荣升狼牙。」虎王开

口道。

「狐露带他们到『』永恆间『』集合。」

狐露点头,三女引路,向前走去,马六等人一片激奋,因为这也是他们第一

次。

以前每次来到这里后,把人交下,就被遣送走,而这一次显然不同。

难道是阶別提升的原因

马六心里想着,不过这也是很多人的心声,看着前方摇曳的三女,每个人内

心隐藏的淫欲荡漾起来。

的确,三女身材异常丰满,像成熟了的水蜜桃,而且穿着十分暴露,上身只

套了一件短短的皮胸,皮胸只遮住胸前最重要的两点,其馀的全暴露在空气中。

下身也是极为暴露,只套了一件纱裙,纱裙是透明的,因此,如果有人低下

头,将会看到另一番风景。

永泰岛地底之下,小道蜿蜒曲折,道边有绿色的植被点缀,上空各种形状的

灯状物照射。

这里比白天都白天,而且空气隐隐散发出清新的芬芳,让人精神十足,体力

充沛。

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沒有顶棚,所以每个建筑几乎都是由十米左右的隔断组合

成一个个区域或者房间。

永恆间,坐落在居中偏左的方位,整体大概有五百米大小,全是这里的四大

建筑之一。

进入永恆间之后,马六等人完全傻眼,感觉好像来到了迷宫。

三女带领马六等人通过几十道带着紫光扫描的自动门,眼前顿时空阔起来。

淡蓝色的墙体让人感觉焕然一新,无比惬意,整体椭圆型的构造使得进入其

内的人好像被大自然包围。

这个房间大小有一百平以上,房间空无一物,除了中间一个样式迥异,类似

于医院手术台的床体和一台液晶显示器,再无其他。

天堂床详解,天堂的科技产物,人躺在上面,会束缚住身体各个关节,从而

可以自由调节姿势。

「啪啪」房间中一个带着墨镜,身材消瘦,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到的人,他的

两只手交合在一起发出啪啪声。

他是狮面,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狮面。

「好了,开始吧。」虎王,发出话来。

马六等其中一人把装着人的袋子被打开,一个体态娇小,面容青涩的少女露

了出来…

浑身赤裸,未发育的胸脯微微隆起,像是沒有成熟的苹果,下身私密处,绒

毛刚刚展露,耻丘一览无馀。

紧紧闭合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显出成长起来,一定祸国殃民的美人胚子。

豹杀抱起少女转身把她平放在中间的天堂床上。

天堂床开始自行运转,一根根锁扣固定在少女的各个关节上,牢牢的束缚着

少女。

「郭丽丽,19岁,学生。」狐露娇柔的声音传来,她的手中捏着一张照片,

跟躺着的少女有八分相似。

「嗯,好,进行第二步检测。」虎王发话。

天堂床开始在狐露的操作下,转动起来,而郭丽丽的姿势开始变换。

一转眼间,郭丽丽跪趴在天堂床上,娇小的臀部高高的托起,露出壑谷。

狐媚之狐浪开始不断的揉捏郭丽丽那微微隆起的胸脯,说道。

「乳房发育迟缓,微硬,无手感,建议使用天堂速乳液,臀部无肉感,建议

使用天堂丰臀膏。」

狐浪抚摸着郭丽丽的私密处继续开口道。「小屄肉唇紧绷,九成几率是处女,

嗯,身体均称,成长型性奴。」

天堂速乳液、天堂丰臀膏,详解,天堂科技产物,可以有效且沒有副作用下

快速改变身体的发育不良。

听到狐露一连串对人体的分析,马六等人不由得惊愕连连。

「进行第三步检测」

狐媚之狐姑登场,她手中拿着《内阴检测仪》,把它插进郭丽丽的小屄,植

入三釐米后,狐姑开始捏另一端椭圆型的胶状物。

嗤嗤…嗤嗤声传来,郭丽丽的小屄以肉眼的速度饱和起来。

《内阴检测仪》详解,天堂研发,一根很喜的软胶体,一端是微型投射头,

一端是一个可以充气的软囊,它可以把小屄的内壁撑起一个空间,而微型投射头

会把内部传导至液晶屏上。

嘟嘟~

液晶显示器泛着雪花,不多时,萤幕里出现一片娇嫩粉红的画面,带着淫靡

的色彩,肉感十足。

这是郭丽丽小屄内的真实写照。

狐姑缓缓转动胶管,一层薄薄的壁障,闪烁出若有若无的光芒,这是一层膜,

《处女膜》。

狐姑对着虎王及狮面,默默点头,虎王开口。

「好,检测完毕,郭丽丽实行处女养成方案」续而对着那个完成任务的人开

口道。

「任务完成,提升狼牙阶別。」

那个提着郭丽丽的人,满脸激动,大喜的模样,马六等人不由羡慕起来。

天堂床上,郭丽丽的姿势恢復正常,狐浪把一个银色项圈套在郭丽丽的脖颈

上,咔嚓一声,项圈严实无缝,编号《27》

豹卫向前,把郭丽丽从天堂床上抱起,随后放在一旁。

项圈详解,天堂产物,坚硬无比,不可摘除,性奴的身份标志,有不可思议

的功能。

「下一个。」

老五不由的跻身向前,迫不及待的把装着人的袋子打开。

躺在天堂床上的萧雨,散发出成熟果实的芬芳,就连一言不语的狮面都不由

的侧目而视。

美艳而又妩媚的脸蛋,饱满的胸部,双峰微微颤抖,中心两点嫣红点缀,让

人恨不得咬上两口。

丰满而又婀娜多姿的身材,加上神秘的三角地带,乌黑茂盛的小森林,隐约

能看到一道缝隙闪烁其中。

萧雨浑身上下透漏出一种成熟的妩媚风情。

「萧雨,职业白领,年龄…」狐露微微皱眉开口继续道。

「年龄28岁。」

28岁,虎王微微蹙眉,这个年龄估计不会是处女了吧,这样的话,本身的

价值就…,算了,检测完毕再说吧,虎王开口道。

「进行第二步检测。」

一只玉手不断的在萧雨的乳房上揉捏,只可惜狐浪的手太小,根本就握不过

来,萧雨的乳房就像两只大白兔不断的跳跃。

唿唿~

周围的唿吸声显着的提高。

天堂床在狐露的调整下,躺在床上的萧雨整个人跪趴着,雪白丰润的臀部高

高翘起,让人欲火焚身。

「乳房丰满,弹性十足,手感绝佳,臀肉坚挺,发育绝佳。」狐浪发言,她

内心有些羡慕起萧雨。

她的手探索那片茂密小森林,粉色的肉唇,如鲍鱼一般的小屄展露,狐浪深

唿一口气道。

「小屄…有紧凑感,六成…几率以上是处女,呃…身材绝佳,成熟型性奴。」

「第三步检测。」虎王声音有些急促,他很想知道萧雨是不是处女,因为这

很重要。

在虎王眼中,处女的萧雨这就好像一块无暇的玉,沒有雕琢及瑕疵,又珍贵

无比,所以他有些急促。

内心检测仪植入萧雨的小屄,显示器萤幕投射出璀璨的红,娇艳欲滴,让众

人下意识吞咽起来。

狐姑转动胶管,萤幕上有晶莹的液体带动壁肉,变换着形态,一层透明的壁

障隐隐闪烁。

「哈哈,很好,是处女。萧雨实行熟女养成方案。」虎王大笑开口道。

至于你,虎王看着连接任务的老五开口道。「恭喜你,狼牙。」

老五大喜。

银色的项圈套在萧雨的脖颈固定,编号《28》。

「吴雪,25,职业教师。」

「胸部坚挺,弹性十足,臀部均称,小屄紧中带驰,处女几率不足三成。」

狐浪皱眉道。

「第三步检测。」

「小屄肉壁颜色较深,肉感细中有燥,子宫处隐有红痕,不是处女,破身日

期不超过七天。」

说话者乃是狐姑,她第一次开口,一针见血,声音柔弱,却充满自信。

「是你!」虎王眼神无比阴沈,瞪着吴雪的任务交接人。

「不,…不是我…不,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饶命啊,噗通……」此人说

着就跪在地上求饶起来。

「豹卫,拖出去,蚁噬房。」

「是。」

看到被拖出去的人,马六老五不由的后怕起来,其馀几人也都是如此。

几人看着狐姑无害的倩容,依然忙碌的身影,微微翘起的臀部,轻纱下,肉

色的…,他们不约而同的转移目光。

从这一刻起,狐姑被划上了不了招惹的范畴。

……………………………